novel|Chapter III

2016-01-08

罗汉

罗汉是家里的长子,他觉得男人就是要热血,男人就是应该习武为荣。忠义为先,战死沙场。每天早上很早都会在武馆练剑,他的剑术是赫石城军中的总教头张毅亲授。张毅年近四十,16开始从军,武技号称西北第一。在赫石城的武馆里学艺的有下层的士兵,也有低级的军官,罗汉常常和他们一起对练,深受大家爱戴。大家都觉得他会是未来的城主,罗汉自己也这么觉得,可是城主大人总觉得罗汉还是缺乏一些其它方面的技能,只会剑术是不行的。

早上带着他那体弱的弟弟练了没多久,弟弟就被母亲接走了。母亲又唠叨娶亲的事情了,可是爱情这种事情,罗汉一直觉得顺其自然是最好的,现在对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来讲,最重要的是干出一番事业来。

于是,拿起一块毛巾擦了擦汗,罗汉继续和其他人对练。

不知不觉就到了正午,今天的练习也差不多了。下午需要代父亲去十三巷准备明年春季表演的烟火。春季表演是赫石城最重要的日子之一,虽然是商业城市,但是从古时候传下来庆祝春天的习俗依然没变。

“马林!”,罗汉喊来他的随从。“给我备车,我要去十三巷。”

“好的,少爷。不过少爷,您不吃饭吗?”

“先备车吧,到十三巷再说”

十三巷是赫石城的文化中心在城北的贫民区,这里聚集着各色的艺术家,工匠。其中最著名的是近年来的新秀陆瑾,人称陆大师。陆大师是全才型的,虽然只有三十出头,但他的绘画,雕刻,戏剧剧本令人称赞,他也会制造千奇百怪的烟火,还常常发明一些神奇的机括,改进一些现有的机械,比如赫石城的弩就经过他的改良。他有时还去武馆和罗汉切磋,所以这单生意罗汉自然是来找陆瑾了。

陆瑾的工作室兼住所看起来要比内城简陋,样式是大秦花哨的尖塔式与东方的木屋飞檐相结合的奇怪组合。窗户是自己绘制的三色琉璃,一共有三座塔楼,一座较高,有三层,两座较矮只有两层,也较为简陋,似乎是依附三层塔楼而建的窝棚。而这三座塔楼周围又搭着大大小小的简陋大帐篷,里面摆着各种雕像,作品。

十三巷总是人头窜动,马车开进去总是很难出来。罗汉让车夫把车停在外面,自己和马林走了进去。工作室里陆瑾的老师,曾先生正在和学徒们雕刻一座巨大的雕像。

“陆瑾!!!”罗汉也不管别人,先开始喊陆瑾。

“大人,陆瑾在上面”曾先生指了指那座三层的塔楼。

“从哪上去?”曾先生又指了指一旁的木质梯子。“马林,那你留这儿等我吧”

罗汉自顾自地爬了上去。陆瑾正在摆弄一根大管子的玩意,“这叫望远镜,东边来的一个学者带来的方案,我把它改进了,来你从这里看”

罗汉发现赫石城的大部分建筑在这个东西里一览无余,“你这个东西多少钱?我买了。”

“不必,我给你做了个小的。当是这单生意的赠品好了。你先来看看我的烟火方案是否满意吧,如果满意我们就把合同签了。”赫石城商业氛围浓重,一切以合同为准。

罗汉也没心思细看烟火方案,他信任陆瑾,相信这样一个天才做出来的东西必然也是震撼的,到时候市民应该会满意的。草草看了一遍觉得并无不妥之处,就签了合同,1000个金币,不算多也不算少。

“罗汉,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。”,陆瑾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陆瑾目光扫过四周,确定了四下无人,“我昨天在望远镜中看到西边泛红,就卜测了一下卦象,西边的大秦可能要消失了。赫石城可能也要面临危险,这也许和魔法有关。”

“魔法?你童话故事听多了吗?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魔法了。不要制造这样的谣言,否则就算是你,也要死在绞刑架上。”

“你听我说完。”陆瑾看他不信,有些急了。“我昨天想再看看大秦是为何消失的时候,铜钱自己就碎了,传说中只有强大的魔法才会让卜币无故破碎。”

“你没事吧?前几天还有大秦的商人来我家送礼,大秦占据西方,民风尚武,军队逍勇善战,有十万精兵,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?”罗汉心里觉得好笑,“我劝你你别再和别人说这件事了,不然会被人当成疯子的,还魔法,你觉得会有人信吗?”

“我当然知道,可是你知道大秦的西面又有什么吗?我们已经认识多少年了?我当你是兄弟,你也如此。你要相信我”,陆瑾脸上越来越严肃了。

“大秦的西面有什么?”罗汉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赫石城周围都是大戈壁,荒芜人烟。只有赫石这里有一条地下河,方能建城,赫石城离山脚不远,南面是天山山脉,在城里就能看到。翻过天山就是昆仑高原,高原部族凶悍排外,素不与外人往来。往西,先要穿过一望无际的大戈壁,才能到达大秦。所以赫石城对于大燕的了解仅限于来往的商人,而并无官方的交往。而东面是割据中原的各个诸侯国,诸侯从十年前的政变开始分据各自的领地,十年来谁也没能统一中原,也没有较大的战事。为了保证西方大燕不会造成威胁,诸侯倒是对支持赫石城都没有意见。而又不好吞并,谁都知道吞并赫石城意味着要统一中原,一家独大。会受到其它人的围攻。赫石城也因此独立,并始终保持中立。

但大秦的西面是什么,还真没有人说起过。罗汉摇了摇头。

“在大秦的西面,据说是一片被冰封的大海,海里住着上古的恶魔,海水解冻之时…”

“这个我知道,小时候听王妈的故事里讲过,大陆的极西是恶魔之海,上古的时候被六位天神将为祸大陆,涂碳生灵的大恶魔冻在了海里,人类才得以繁衍。好了,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,赫石城由我祖上设计建造,现在又有中原六大诸侯作为后盾,就算是大秦的十万彪骑,想打我赫石也要掂量掂量,我当今天你什么都没说过,咱们今天去吃点好的,就去陈记吃吧”

“唉,好吧。”

回到目录